网站标志
商品搜索
栏目导航
 
 
新闻检索
拾玉鐲 痴梦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6-11-23 09:44:0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[db:摘要]
  花旦,一般是仅次于青衣(正旦)的闺门旦。角色分工中虽不失内向腼腆型,但更多的却是天真活泼型,像《西厢记》里的红娘,《拾玉鐲》里的孙玉姣。昆腔称其为贴旦。以小生与正旦为主的昆剧除了正旦以外余者皆为“贴”,由此衍生出闺门旦、泼辣旦、刺杀旦、玩笑旦、老旦,此外还有以丫鬟角色为主的大花旦、小花旦、奴旦之类。   闺门旦一般穿褶衣,褶衣主要是针对性格内向型的角色,像《救风尘》里的赵盼盼,《钗头凤》里的唐婉,《红楼二尤》里的尤二姐。外向型的一般上身著短衣(即袄),下身或搭裙,或搭裤,再配以坎肩、饭单(即围裙)、四喜带。题图的孙玉姣是裤子搭袄,配以饭单与四喜带,整个扮相予人一种灵敏乖巧的感觉。   与重唱功的青衣不同,花旦重做工:手上功夫,腿上功夫,面上功夫(神彩)。很多从事花旦行业的小年轻都把对“孙玉姣”这个角色的塑造视为“工花旦”的必修课。   个人比较欣赏南京京剧院荀派花旦李静所饰演的孙玉姣,扮相轻盈俏丽不失活泼,比起诸多早已过了青葱年纪仍作矫情状的“孙玉姣们”,甩着发辫迈着小碎步的李静在舞台上甫一亮相便获了个满堂彩:呀,真是好俊的妞儿哪。   花旦虽不重唱功,但在唱腔上也讲究个圆润流利、柔和甜美:“清早起,我这里急忙梳洗。习针黹喂雄鸡母女相依……”开场便交待了故事背景。接着就是一连串的“做工戏”。梳洗完的孙玉姣用手整理鬓梢以及鬓梢上的花钿,然后掸掸衣上的灰,接着拉栓、拨销,将门打开。只见她抬头望了望天,欢喜的拍了拍手:“真是个好天气呀”(潜台词);接着开笼放鸡,嘴里“务虚,务虚”地呟喝着,将鸡轰出笼子;回屋取食,用围裙兜着。这段出入门坎的动作要做出来;接着是喂食,由近至远,作抛掷食料状......哎呀,不小心被鸡食迷了眼。掏出手帕,揩揩、揉揉--看我两眼滴溜溜转的圆,遂又欢喜起来;接着是数鸡。左数一圈,右数一圈。咦,少了一只?屋里屋外寻--寻着了,娇嗔着轰出屋外;忽想起昨晚的绣样还未做完--今天天气这样好,把活计拿到屋外做。返身入屋拿椅子,椅上置有书还有一方手帕;把椅子挪到屋外,掏出书来找样子--看看书的封皮真是有了年头了;接着挑线、捻线……哟,针找不着了,头上,身上,原来顺手别在了围裙上。轻轻拨出,穿针、引线、拈线、抖线、扯线--打个结再别回到围裙上……这一段若是没绣过花的看了会有点摸不着头脑。以生活为基础的程序性动作若搬到舞台上它必须要有美感,无论是手势、眼神还是身段,略加点染其意自明。   做完了这一切,那孙玉姣气定神闲地端坐椅子上,两条圆润的小胖腿俏皮地左右摇晃,脸上春意荡漾,绣着花道:“老娘亲普陀寺进香还愿,女儿家在门外不可停息。”   好个“不可停息”,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,女人对美的感应却是与生来。   你看那张五可、杜丽娘和杨太真,无不对镜自诩貌美。所谓“痴梦”,多为养在深闺人不识。难道只有女子才有这无法言说的自恋情怀?男子若在小周末穿了一件新衬衫,打了一条新领带,走到哪里都被点赞心里不也是美滋滋地?   其实闺阁中女子的美还不是为了让人识,即使是在“女汉子”的时代,也讲究个“眉宇轩昂,貌比潘安”。怎么女人一旦接触了莽汉就变得这么混涨起来了呢。在公众场合撒泼、打闹、拿腔拿调,因为她们根本就不打算“让人识”,撒泼打闹无非是寻找出口,以此发泄自身带来的不满情绪。翻转来想,才艺是一回事,容貌品性又是另一回事,男人大抵不明白女人骨子里最想要的是什么?要我说,除了美丽还是美丽,不可亵渎,不可编造,更不可拿来取笑。女人因美丽而自信,更因他人对其美的认同而增自信。   傅朋借买雄鸡与孙玉姣搭讪,短短几句寒喧俩人眼角眉梢就没停过交流。她羞答答欲送还迎,他满眼关爱欲迎还送,最后把只翠色欲滴的家传手鐲丢在了大门前,这就算是落了定了。玉鐲的美让孙玉姣不要不要的,孙玉姣的美却是傅朋势在必得的,所谓姻缘,不管如何诠释,都是些各折各枝,各栖各枝的事罢了。 
浏览 (76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管理员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标签:[db:标签]
脚注信息
Copyright (C) 2009-2010 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01ny.net 易面具网上专卖店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  粤ICP备10209863号-1
 易面具 服务时间:周一至周日 08:30 — 20:00  易面具 全国订购及服务热线:18268876033
联系地址:上海市某某路某大厦20楼B座2008室   邮政编码:210000 
你好,有什么需要帮助?